中国学术杂志网

谈影的造型语言与文化表征

 论文栏目:语言哲学论文     更新时间:2019/1/4 14:56:40   

[摘要]在《影》中,中国风造型语言扑面而来,张艺谋再一次表现出了对中国文化造型的“拜物式”崇拜以及自己在堆叠画面和元素上的情有独钟。值得一提的是,太极、水墨、琴瑟和占卜等艺术造型在电影中的运用是“过度”的,但结合历史文本与文化内涵来看,它们又是赏心悦目、引人入胜的。在当前一种以“娱乐至死”为导向的文化浮躁大环境下,张艺谋对这些造型语言的精妙、不循规蹈矩的运用,给予了当代中国电影艺术以有益启示。

[关键词]《影》;张艺谋;造型语言;文化表征

视觉造型早已被公认为电影将信息传达给观众时最直接准确的媒介,人类在进行思维、文化等方面的沟通时,造型无疑起着重要的作用。而张艺谋又被认为是当代中国电影人中,因为具有“文化野心”而不断进行造型语言探索,发扬传统文化符号的典范。新作《影》(2018)亦是如此。

一、太极策论八卦阴阳

在《影》中,最为突出的造型语言便是太极八卦。在都督府中,子虞有一个阴暗地牢,地面有一个硕大的八卦图形,平日子虞正是在这里训练境州对抗杨家拖刀。在境州前去向杨苍挑战时,他脚下的竹排上也有一个八卦图形,而与此同时,子虞与夫人小艾就对坐于都督府八卦中的鱼眼内弹琴鼓瑟。八卦图形由一黑一白两个形状相同的鱼形纹(即阴阳鱼)组合而成圆形,两鱼色彩对比强烈,又呈追逐之势,图形整体上表现了势位轮转与相反相成的哲理。在电影中,沛国与炎国相对立,一弱一强,炎国牢牢据守境州,沛国不得不百般忍耐,前有都督子虞为杨苍贺寿,后有国君沛良以妹青萍和亲,都为谋求一线和平,然而事实上,沛国却暗中谋划夺取境州,最后也大功告成,二者强弱之势易位;又如境州与子虞,二人一为替身,一为真身,也是一弱一强,境州在身体和心理上都被子虞牢牢控制,子虞胸前有伤口,他就会不顾境州疼痛地也为他割出同样的伤口,并且一边割一边要境州表示无怨无悔,境州不被允许有任何个人情感和思想。然而在电影结尾,境州杀死子虞并且将沛良之死嫁祸于子虞,再完全继承子虞的权势、功勋和女眷,二者也实现了强弱的互换。太极八卦也是对周易文化中“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之说的视觉表述。阴与阳相对立,柔与刚相对立,但阴可以制阳,柔可以克刚,这正是电影中的朝堂权谋和战阵厮杀的核心,也是电影借助太极形象地阐述出来的思想。在军事对峙上,杨苍刀法阳刚稳健,势大力沉,炎国守军雄壮威武,两军对战也讲究堂堂正正,然而沛国却利用死囚与“女子身形入伞”的沛伞武艺,加之以境州挑战的假象掩护潜水入关的偷袭手法,实现以柔克刚;在朝堂权争上,沛良与子虞早已势如水火,但是都对自己进行伪装,沛良假意怀柔,每日假痴不癫,以昏庸无能之态示人,而子虞也故作忠诚,实则暗训替身,准备在收复境州之后就杀王篡位,并且两人还都一再利用妻子和妹妹这样的女性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如杨苍、田战等能征善战,建立实际功业,不善于识破鬼蜮伎俩之人,则是被排除在权力之外的,最终杨苍父子之死,也正是刚则易折的写照。

二、水墨写意虚室生白

除了太极八卦以外,电影在人物造型、场景道具设计等方面的水墨美术设计,也让观众眼前一亮。在张艺谋过往的电影中,其对颜色的大肆铺陈,已经被视为“张氏美学”的一个组成部分。如在《大红灯笼高高挂》(1991)中以铺天盖地的血红色来凸显角色灼人的欲望,在《满城尽带黄金甲》(2006)中以镏金殷红两色渲染宫墙之内的极权等。然而在《影》中,电影却选择了以黑白灰三色处理画面,同时也有限地保留了如人物真实的黄色皮肤、暗红的血液等颜色,人物衣袂飘飘,宽袍大袖,上面遍布泼墨花纹,山水乃至车马、屏风等景物则氤氲叆叇,如梦如幻,营造出了一种浓稠有度、意味深长的水墨写意画美感。水墨的角色与景物造型,既凸显出了人物困于斗兽场,不断在权谋游戏中暗自角力,以至于游走于黑白两色中的灰色地带的处境,也正是中国国画文化中推崇高逸尚远、“以笔墨写神”的写意韵味和“虚室生白,吉祥止止”留白审美的体现。写意强调情感宣泄下对外物的变形,留白则主张空白反而导致饱满。《影》中正是如此,如在子虞、小艾和境州三人的八卦练武中,张艺谋用慢镜进行表现,以人物飘摆的袍袖和发丝、柔软的身段、地面溅起的水滴,以及人物手持弹动的竹竿和旋转的雨伞但却犹如挥毫笔墨的姿势这几个元素,表现出了一场优美灵动、行云流水的比武。人物生死相搏,但是视觉上却是点到为止,招式并不落到实处,小艾和境州在伞下的配合更接近于舞蹈,这给予了观众以视觉美感。同时,三招两式之中,人物的敌友关系实际上处于一种流动的状态,如小艾是在帮助子虞破解刀法,但是她与境州的亲密,尤其是雨水湿身暗示出来的情欲实质上又是在招惹子虞的妒意。但人物的复杂心理活动并不诉诸台词而是在似癫似狂的肢体语言中,这正是电影采用留白的方式留给观众思索。

三、丝簧琴瑟卜筮吉凶

在塑造小艾这一人物时,《影》专门赋予其琴瑟与占卜这两个文化符码,丰富了人物造型。“一种文化或者一组文化所偏好的神话、信仰和实践都会进入到文化的叙事之中,并得到强化、批评或者复制。”早在《英雄》(2002)等电影中,张艺谋就已经进行了将古琴与武术结合起来的文化实践,而这在《影》中又得到了复制。《影》中子虞擅长古琴,而小艾则长于鼓瑟,夫妇二人琴瑟和谐,被沛人视为恩爱典范。电影中二人,在器乐上的配合,既是二人雅量高致特征的彰显,更是二人在影子这一事件上配合得此呼彼应、里应外合的具象化。同时,音乐也在电影中成为小艾情绪起伏的语言。在沛军前去收复境州,杨苍与境州正进行紧张对战时,子虞和小艾夫也在进行激烈的合奏,两段场景的剪切让观众的注意力高度集中。另外,二人琴音看似相辅相成,实际上小艾正在借助琴声表达自己的不满,因为她知道丈夫偷窥了前夜自己与境州的所作所为。可以说,弹琴鼓瑟造型具有丰富的信息。如果说琴瑟帮助表达的是小艾的情感世界,那么占卜则是表现小艾富有智慧的一面。占卜是古人叩问天机、探寻宿命的行为,也是为自己的举动寻找合理性的仪式。在《影》中,小艾为青萍占卜,随后表示:“卦象已动,七日连雨,则是攻城之时。”以一种察知天意的姿态交代了攻城的必备信息,同时,由于得出乾卦,小艾解卦时对青萍说:“这个局里,没有女人的位置。”这其实也是小艾对自己和青萍悲剧命运的一种预测。相比起心高气傲的青萍,小艾深知二人都将是男性斗争的牺牲品,这也是对后来青萍主动寻找自己的位置惨烈死亡,小艾坐看男性机关算尽隐忍而生的情节的照应。在《影》中,中国风造型语言扑面而来,张艺谋再一次表现出了对中国文化造型的“拜物式”崇拜以及自己在堆叠画面和元素上的情有独钟。值得一提的是,太极、水墨、琴瑟和占卜等艺术造型在电影中的运用是“过度”的,但结合历史文本与文化内涵来看,它们又是赏心悦目、引人入胜的。在当前一种以“娱乐至死”为导向的文化浮躁大环境下,张艺谋对这些造型语言的精妙、不循规蹈矩的运用,可谓给予了当代中国电影艺术以有益启示。

[参考文献]

[1][澳]格雷姆•特纳.电影作为社会实践[M].高红岩,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

[2]高博.解读张艺谋电影作品的民族文化观[J].电影文学,2014,(21):53-54.

[3]刘海玲.论张艺谋电影的符号美学价值[J].北方论丛,2007,(02):57-60.

[4]罗勤.论张艺谋电影的表意元素[J].当代文坛,2006,(05):118-120.

[5]张明芳.论张艺谋电影的影像造型[J].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05):93-96.

作者:毛海涛 单位:沧州师范学院

学术网收录7500余种,种类遍及
时政、文学、生活、娱乐、教育、学术等
诸多门类等进行了详细的介绍。

语言哲学论文
@2008-2012 学术网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经营许可证
主机备案:200812150017
值班电话
0825-6697555
0825-6698000

夜间值班
400-888-7501

投诉中心
13378216660
咨询电话
唐老师:13982502101
涂老师:18782589406
文老师:15882538696
孙老师:15982560046
何老师:15828985996
江老师:15228695391
易老师:15228695316
其它老师...
咨询QQ
89937509
89937310
89903980
89937302
89937305
89937307
89937308
业务
综合介绍
在线投稿
支付方式
常见问题
会员评价
官网授权
经营许可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
人员招聘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