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术杂志网

针灸如何治疗面肌痉挛

 论文栏目:针灸医学论文     更新时间:2019/1/9 9:24:16   

面肌痉挛(HemifacialSpasm,HFS)是一种面部不自主抽搐的病症,多见于一侧的面部,抽搐呈阵发性且不规则,程度不等,可因疲劳、精神紧张、用眼过度及自主运动等而加重,起病多从眼轮匝肌开始,然后涉及整个面部[1]。国外流行病学调查其发病率为百万分之十一[2],国内未有流行病学数据。本病具有治愈率低、易反复的特点,且严重影响人们的生活质量。治疗方面,药物、手术等常规疗法,虽有一定疗效,但亦存在损伤面神经导致面瘫的风险。近年来,针灸疗法在面肌痉挛的临床研究中取得了明显的进展,笔者收集近5年的临床文献综述如下。

1病因病机

现代医学对面肌痉挛的病因及发病机制仍存在争议。发病原因主要有3个方面:(1)血管压迫;(2)占位病变;(3)面瘫遗留的炎症反应等其他因素。发病机制目前存在两种假说:(1)“短路假说”或称“周围学说”;(2)“点燃假说”或称“中枢学说”[3]。面肌痉挛应属中医学“筋急”“痉证”等范畴,为局部气血失和、筋脉失养而发病。饮食不节,过食肥甘厚腻,嗜烟酗酒;或劳逸失宜,熬夜、久视等,均是导致本病的病因。病机分为3个方面,肝血虚,虚则动风,血虚致面部或眼部失于濡养造成风动抽搐;嗜食肥甘,缺乏运动,体内痰盛,遇风而动;肝气失疏,气郁化火,火旺风动[4]。

2针灸治疗

2.1针刺

腧穴是针灸治疗疾病的关键,取穴的不同,与治疗的效果有密切的关系。对于面肌痉挛的治疗,临床上多以局部穴位治疗为主,近几年对头针、腹针、耳针的研究逐渐增多。头针、腹针、耳针以调和全身气血,使筋脉得以濡养,阴平阳秘,外风不得侵袭,内风无法扰动。2.1.1头针郭宇鹏等[5]将60例患者分为透刺组和对照组,透刺组采用透刺方法,取穴为头部感觉区及运动区,对照组采用普通针刺治疗。连续治疗20次后,结果显示:透刺组改善临床症状总有效率为96.4%,优于对照组的88.9%(P<0.05)。结果表明头穴透刺结合针刺方法与普通针刺对于改善面肌痉挛的症状均有效,但头穴透刺结合针刺疗法优于普通针刺。金英利等[6]将40例面肌痉挛患者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治疗组给予针刺头三针(神庭、双侧本神)为主治疗,对照组给予假针刺法(非穴点浅刺)。治疗3个月后,总有效率治疗组为80.0%,明显优于对照组的56.3%;治疗组患者基本满意度为93.3%,明显优于对照组的56.3%。结果表明头三针方法具有一定的中期疗效,安神定志针法对于面肌痉挛疗效明显,且安全性好。2.1.2腹针夏玮等[7]选取面肌痉挛患者80例进行随机对照实验,治疗组采用腹针结合风池穴热敏灸治疗,主穴取任脉、上风湿点、阴都(患侧),结合风池穴进行热敏灸,取引火归元之意。对照组采用普通针刺结合TDP治疗。总有效率治疗组为95.0%,明显优于对照组的77.5%(P<0.05)。2.1.3耳针张丽丽等[8]将90例面肌痉挛患者随机分为耳针组、针刺组和西药组,每组30例。耳针组主穴选取眼、神门、心、肝、脾、皮质下、垂前、枕,针刺组选取百会、风池、四白、下关、承泣、合谷、太冲、足三里穴为主,2组均每天针刺1次,5次为1个疗程,共治疗2个疗程。结果显示,治疗后3组患者面肌痉挛强度程度评分相比治疗前均显著降低,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总有效率耳针组为93.3%,针刺组为80.0%,西药组为53.3%,3组间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

2.2刺法

2.2.1毛刺贾翠霞等[9]将38例患者随机分为2组,治疗组采用毛刺法针刺痉挛局部结合辨证取穴的方法(眼周肌肉痉挛者取穴:攒竹、阳白、瞳子髎、鱼腰、太阳;口唇周围肌群痉挛者取穴:地仓、颊车、承浆。辨证分为实证与虚证:实证祛风通络,取风池、翳风、太冲3穴;虚证益气补血,取血海、足三里、三阴交3穴)进行治疗,对照组行A型肉毒杆菌毒素局部注射治疗。结果:对照组有效率为84.2%,治疗组为94.7%,2组有效率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刘鹏等[10]将40例面肌痉挛患者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主穴取百会、四神聪、翳风、下关、攒竹、阳白、太阳等穴位,治疗组采用毛刺结合闪罐的治疗方法,对照组采用针刺平补平泻手法。2组均以7d为1个疗程。经过21d治疗后,治疗组治愈率为65.0%,优于对照组的45.0%(P<0.05)。2.2.2缪刺马宁[11]将66例面肌痉挛患者随机分为2组,对照组患者采用普通针刺治疗方法,观察组患者采用针刺缪刺法治疗。结果:有效率对照组为69.7%,观察组为87.9%,观察组优于对照组(P<0.05);且观察组治疗后中医证候积分优于对照组(P<0.05)。许世闻等[12]将63例面肌痉挛患者随机分为治疗组(32例)和对照组(31例)。对照组口服卡马西平0.1g,每天3次;甲钴胺片0.5mg,每天3次。治疗组在对照组治疗基础上,采取缪刺配合远端取穴方法,缪刺取穴:局部取四白、攒竹、丝竹空、太阳、颊车等穴,远端取合谷、太冲穴;配穴:风寒袭络取大椎、风池;气虚血弱取百会、血海、气海、足三里;虚风内动取风池、肝俞、肾俞等。结果:总有效率治疗组为90.63%,明显优于对照组的64.52%,2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其中治疗组轻、中、重度患者总有效率分别为100.0%、94.1%、33.3%。结论:以缪刺及循经远端取穴为主的针刺方法结合口服卡马西平、甲钴胺片在面肌痉挛的疗效上优于单纯口服卡马西平、甲钴胺片。2.2.3巨刺王洪国等[13]将94例患者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每组各47例。对照组采用患侧普通针刺治疗,治疗组采用针刺巨刺法透穴治疗(主穴取局部的地仓、颧髎、下关等,远端的太冲、合谷;配穴取风池、百会、气海、肾俞等穴),结果:治疗组可有效缓解患者面肌痉挛病症,总有效率为97.9%,明显优于对照组的83.0%,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董晓瑜等[14]将74例面肌痉挛患者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治疗组主穴取颧髎、地仓、下关(均取健侧),远端取穴合谷及太冲。配穴:风寒型取大椎、风池;气血虚弱型取百会、血海、气海、足三里;虚风内动型取双侧风池、肝俞、肾俞。对照组主穴取患侧颧髎、地仓、下关,配穴与治疗组相同。结果:治疗组总有效率为94.59%,明显优于对照组的70.27%,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2.2.4齐刺孙钰等[15]将68例面肌痉挛患者随机分为2组,治疗组采用扬刺的针刺方法取局部阿是穴结合齐刺的针刺方法针刺患侧翳风穴治疗,对照组采用常规针刺治疗。结果:2组治疗后痉挛强度评分相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且治疗组显著改善率为88.2%,优于对照组的50.0%,2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齐刺、扬刺治疗面肌痉挛的效果显著,同时取穴少,针对性强,便于临床操作。

2.3其他

2.3.1火针火针早在《灵枢》中就有记载,可祛风散寒,对于痹证、寒证、筋病有明显疗效。本病发病部位在表,火针点刺可祛除在表之风寒,《灵枢》载:“筋寒则收引,热则纵弛”,火针点刺可使拘急的筋脉得以恢复。钱洁等[16]将60例面肌痉挛患者随机分为火针组和针刺组。2组均以普通针刺风池、百会、神庭、足三里、阳陵泉等穴,留针30min。火针组采用火针点刺不留针的方法在痉挛局部施行,针刺组采用普通针刺留针法同样在痉挛局部施行。结果:2组治疗后相对于治疗前,面肌痉挛程度和频度评分均明显降低(P<0.05);火针组相较于针刺组降低更显著(P<0.05);治疗15次后,火针组痊愈率为20%、总有效率为80%,均优于针刺组的10%、63.3%(P<0.05);治疗30次后,火针组痊愈率为33.3%、总有效率为93.3%,均优于针刺组的20.0%、80.0%(P<0.05)。结论:运用火针温通法治疗面肌痉挛的疗效优于单纯针刺治疗。王卫强等[17]将100例面肌痉挛患者随机分为火针治疗组及普通针刺组,采用火针点刺的方法,局部取穴:阿是穴(观察痉挛发作部位起止点)、承泣、太阳、四白、下关、迎香、地仓、颧髎、颊车;远端取穴:中脘、双侧太冲、三阴交、阴陵泉。结果:治疗组总有效率为93.6%,明显优于对照组的81.3%(P<0.05);同时对于重度患者,火针治疗效果较好,总有效率为100%,而使用普通针刺效果较差,其总有效率仅为57.1%。2.3.2电针曹莲瑛等[18]将面肌痉挛患者90例随机分为电针A组(连续波频率为20Hz)和电针B组(连续波频率为1Hz),取面部局部穴如百会、四白、迎香、地仓、颧髎、风池、翳风等及合谷、太冲、太溪等远端穴。结果:电针A组和电针B组的痉挛强度分级相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提示电针A在改善面肌痉挛方面优于电针B组;另外,电针A组总有效率为95.6%,优于电针B组的75.6%(P<0.05)。2.3.3穴位注射穴位注射治疗面肌痉挛的临床研究较多,但近5年的临床研究更趋向以穴位注射为主,配合针刺、艾灸、电针、火针等其他治疗方法综合治疗。周由锋[19]将66例面肌痉挛患者行穴位注射结合针刺治疗,取穴太阳、颊车、地仓、四白、合谷、足三里,3~5个/次;普鲁卡因注射液1支(80mg),2次/d;维生素B2,2ml/次,1次/2d;卡马西平,0.1g/次,1次/2d,口服;香丹注射液,2ml/次,1次/2d;2%利多卡因注射液(5ml)加2ml地西泮注射液,5d治疗1次。针刺取穴翳风、牵正、阳白、迎香、完骨、风池等。结果:显效38例,有效23例,无效5例,总有效率为92.42%。徐国栋等[20]将88例面肌痉挛患者,根据其意愿自主选择治疗方式并以此作为分组依据,43例患者采用电针透穴治疗方法,为对照组;45例患者采用穴位注射加电针透穴治疗,为治疗组。结果:对照组、治疗组临床总有效率分别为72.09%、97.78%,治疗组明显优于对照组。2组治疗时间分别为(36.8±17.65)d、(23.3±15.74)d,3个月内复发率分别为30.23%、4.44%,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O5)。结论:穴位注射加电针透穴治疗面肌痉挛,可有效提高临床疗效,缩短治疗时间。

3小结

针灸对于面肌痉挛的治疗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临床研究取得了明显进展,使临床可以选择的方法更为广泛有效。但仍存在一些不足,如在辨证方面不够统一、不够全面;针灸治疗方法虽众多,但横向比较的研究较少;临床研究的样本量普遍较小,在研究手段的科学性上还有待提高;部分临床资料仍不能严格执行随机、对照、双盲、重复的原则。因此,应在中西医综合的认识下,运用中医辨证论治的思维,使治疗思路更为系统化,有效地提高临床疗效,缩短病程,降低复发率。笔者认为,对于本病,还应注意情绪的调控,避免风寒的侵袭,注意保暖,并减少电子产品的使用。

作者:孙燕 万红棉 单位:山东中医药大学 山东省济南市中医医院

学术网收录7500余种,种类遍及
时政、文学、生活、娱乐、教育、学术等
诸多门类等进行了详细的介绍。

针灸医学论文
@2008-2012 学术网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经营许可证
主机备案:200812150017
值班电话
0825-6697555
0825-6698000

夜间值班
400-888-7501

投诉中心
13378216660
咨询电话
唐老师:13982502101
涂老师:18782589406
文老师:15882538696
孙老师:15982560046
何老师:15828985996
江老师:15228695391
易老师:15228695316
其它老师...
咨询QQ
89937509
89937310
89903980
89937302
89937305
89937307
89937308
业务
综合介绍
在线投稿
支付方式
常见问题
会员评价
官网授权
经营许可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
人员招聘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