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术杂志网

美痤方联合西医治疗痤疮的临床疗效

 论文栏目:西医理论论文     更新时间:2018/11/9 16:03:03   

【摘要】目的探讨美痤方加减治疗寻常型痤疮的临床疗效。方法将2016年4月至2017年11月在该院门诊就诊符合纳入标准的100例痤疮患者按随机数字表法分为观察组(54例)和对照组(46例)。2组患者均进行常规治疗,并给予光疗法联合外用维A酸治疗,观察组患者同时口服美痤方治疗。治疗2个疗程后比较2组临床疗效。结果观察组显效率、总有效率明显高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美痤方联合光疗法、外用维A酸及常规治疗可显著改善痤疮。

【关键词】痤疮,寻常/治疗;皮肤疾病;中草药;中西结合;美痤方;疗效研究

痤疮是一种毛囊皮脂腺的慢性炎症性皮肤病,临床上以面部粉刺、丘疹、脓疱、结节、囊肿为主要表现。西医学针对痤疮的发病机制,提出了许多治疗痤疮的办法和药物。痤疮的物理治疗—光疗法[1⁃2]已普遍得到运用,使用和研究较多的有红蓝光疗法[3-4];痤疮的局部治疗外用异维A酸类药物[5],其具有改善毛囊皮脂腺导管角化,调节表皮角质形成细胞分化[6],降低皮脂分泌,遏制痤疮丙酸杆菌生长,溶解粉刺和抗感染等作用[7]。还有对痤疮患者进行生活方式干预、心理疏导等治疗。现代中医学者参照西医学,同时为了更规范地治疗痤疮,制定出《中国痤疮治疗指南(2014修订版)》[6]。本院痤疮患者就诊量较大,作者20余年已经运用美痤方联合西医治疗许多痤疮患者,临床经验丰富,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资料

1.1.1一般资料选取2016年4月至2017年11月在本院门诊就诊的痤疮患者100例。所有入组患者均签署知情同意书,并按随机数字表法分为观察组(54例)和对照组(46例)。治疗结束时观察组丢失3例,对照组丢失2例。观察组患者中女28例,男23例,年龄19~35岁,平均(29.58±3.27)岁;病程4~96个月,平均(31.71±26.56)个月;痤疮严重程度分级:Ⅱ级35例,Ⅲ级16例。对照组患者中女23例,男21例;年龄18~34岁,平均(28.41±4.35)岁;病程6~89个月,平均(32.23±27.12)个月;痤疮严重程度分级:Ⅱ级29例,Ⅲ级15例。2组患者性别、年龄、病程及痤疮严重程度分级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1.1.2诊断标准1.1.2.1西医诊断标准参照赵辨所著《中国临床皮肤病学(第2版)》及《中国痤疮治疗指南(2014修订版)》[6]《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8]中定义,寻常型痤疮:青春期开始发病,好发于面部、上胸及背部等皮脂腺发达部位,对称分布。皮损为毛囊性丘疹、脓疱、结节、囊肿和瘢痕,伴皮脂溢出,呈慢性经过。1.1.2.2分级标准依据《中国痤疮治疗指南(2014修订版)》[6]。皮损性质将痤疮分为3度(4级),即轻度(Ⅰ级):仅有粉刺;中度(Ⅱ级):炎性丘疹;中度(Ⅲ级):脓疱;重度(IV级):结节、囊肿。1.1.3纳入标准(1)符合诊断标准,严重程度符合Ⅱ、Ⅲ级痤疮患者;(2)年龄18~35岁;(3)治疗前30d内未用过与该病相关的内服药物,7d内未用过与该病相关的外用药物。1.1.4排除标准(1)年龄小于18岁或大于35岁者;(2)妊娠期妇女;(3)精神疾病者;(4)对本研究中药物或药物成分过敏者;(5)入组前30d内用过与该病相关的内服药物,7d内用过与该病相关的外用药物;(6)合并有心血管、脑血管、肝、肾和造血系统等严重原发性疾病患者;(7)化学物质所致的职业性痤疮,药物引起的痤疮;(8)拒签知情同意书及不能够准确叙述病情者。1.1.5退出标准(1)依从性差,未能坚持用药的患者;(2)观察期间出现重大生活事件对痤疮有影响的患者;(3)其他原因中途中断治疗患者;(4)治疗期间有中度不良反应,难以忍受、需要停药或做特殊处理,对受试者康复有直接影响;(5)治疗期间有重度不良反应,危及受试者生命,致死或致残,需立即停药或做紧急处理。

1.2治疗方法

1.2.1药物治疗2组均采用光疗法联合外用维A酸(维A酸乳膏0.025%,每支30g,重庆华邦制药有限公司生产,批号:2016012)治疗加常规治疗。使用本院红蓝光治疗仪(LED治疗仪,型号LED⁃IA,武汉亚格光电技术有限公司),交替使用红光、蓝光,1周2次,4周为1个疗程,每晚睡前将维A酸轻轻涂于痤疮患处,共治疗2个疗程。观察组同时口服美痤方中药饮片(重庆众景中药饮片有限责任公司,批号:160229)。方药如下:茵陈15g、白术10g、苍术9g、黄连5g、赤芍10g、枇杷叶10g、牡丹皮10g等为基础方加减,偏风热重者加薄荷10g、银花藤10g、野菊花6g;偏湿热重者加黄芩6g、茯苓15g、泽泻6g;偏痰湿重者加龙胆草10g、胆南星10g、橘皮10g;偏瘀血重者加桃仁10g、红花10g、生地黄10g;偏月经不调者加当归15g、熟地黄10g、杜仲10g等。根据患者体质情况给予适当剂量,每天1付,每付煎煮2次,共取药汁500mL,分3次服用。4周为1个疗程,女性月经期间停药,共服用2个疗程。1.2.2生活方式干预对所有入选者均给予生活方式干预:(1)保持面部清洁,避免使用刺激性化妆品;(2)调节情绪,避免过度紧张、焦虑;(3)保证每天足够7h睡眠时间和良好的睡眠质量,尽量避免熬夜;(4)减少油腻、辛辣食物摄入,多吃蔬菜、水果,保持大便通畅;(5)适当运动,保持每天快走20min。1.2.3疗效评价标准在治疗前后分别统计患者粉刺、丘疹、脓疱、结节、囊肿数量,参照《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8]的疗效判定标准。痊愈:皮损消退率大于或等于95%;显效:皮损消退率大于或等于70%~<95%;有效:皮损消退率大于或等于50%~<70%。无效:皮损消退率小于50%,或反而增多。总有效率=痊愈率+显效率+有效率。

1.3统计学处理

采用Excel2007软件录入数据,采用SPSS19.0统计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以x±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或构成比表示,采用χ2检验;等级资料比较采用Ridit分析。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观察组显效率、总有效率明显高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χ2=2.393、5.715,P<0.05)。见表1.

3讨论

自《素问⁃生气通天论》记载“劳汗当风,寒薄为皶,郁乃痤”,其后古代医著上记载了痤疮治疗的方法,痤疮的病因病机为外邪郁表(《诸病源候论⁃面体病诸候》则指出:“面疱者,谓面上有风热气生疱,头如米大,亦如谷大,白色者是”)、血热郁滞(《外科正宗⁃肺风粉刺酒齄鼻》记载:“粉刺属肺,齄鼻属脾,总皆血热郁滞不散,所谓有诸内,形诸外”)等。不少近现代医家采用中药外用,以及耳针疗法、穴位注射疗法、穴位埋线疗法、温灸、拔火罐、刮痧放血等方法治疗痤疮[9⁃10]。现代中医专家制定的《中国痤疮治疗指南》,其中把痤疮分为肺经风热证、脾胃湿热证、痰瘀凝结证、冲任不调证。本研究通信作者临床工作30余年,通过查阅古籍、文献总结古人治疗痤疮的经验,再结合自己工作经验,总结出美痤方,此方以《伤寒论》中“茵陈蒿汤”为基础,方剂中主要药物有茵陈、白术、苍术、黄连、赤芍、枇杷叶、牡丹皮,治法为清热利湿,活血化瘀。作者认为,痤疮病因与热、湿、瘀相关。肺在体合皮,其华在毛,在窍为鼻,因此面鼻属肺,治疗皮肤疾病往往从治肺入手。脾主运化,运化水饮,脾运化功能失常在体内形成水湿痰饮,《素问•至真要大论》说“诸湿肿满,皆属于脾”,治疗湿病可用健脾燥湿之法。美痤方中茵陈性苦、辛、微寒,归脾、胃、肝、胆经,功能:清热、利湿、退黄。《千金方》说“茵陈治遍身风痒生疥疮”。苍术、白术二药归脾、胃经,功能主要为燥湿健脾,祛风湿。白术较苍术侧重于健脾,两药合用健脾除湿功能强。黄连性苦、寒,归心、脾、胃、肝、胆、大肠经,功能清热燥湿,泻火解毒,可用于痈疔疮治疗。现代药理研究显示,黄连中含有的黄连碱、盐酸小檗碱,二者均有抗菌作用,对金黄色葡萄球菌、溶血性链球菌、肺炎球菌等有抑制作用[11⁃12]。现代医学中,痤疮的病因与微生物因素有关[3]。赤芍性苦、微寒,功能清热凉血,散瘀止痛。《滇南本草》:“泻脾火,降气,行血,破瘀,散血块,止腹痛,退血热,攻痈疮,治疥癞”。牡丹皮归心、肝、肾、肺经,有清热凉血、活血散瘀之效,能泻血中伏火。中药中皮类药物擅于治疗皮肤表皮疾病。《本草求真》“为枝者达四肢,为皮者达皮肤…此上下内外各以其类相从也”。枇杷叶归肺、胃经,有清肺热之功能,《食疗本草》:“煮汁饮,主渴疾,治肺气热嗽及肺风疮,胸、面上疮”。本研究结果表明,观察组显效率、总有效率明显高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说明在治疗痤疮疾病时,美痤方仍然有其优势,能明显改善患者痤疮症状,为临床治疗痤疮提供了一个有效方剂。痤疮病情复杂,反复难愈,临床治疗时往往会使用多种方法联合治疗,中西医结合治疗较单纯西医治疗效果好。

作者:王静 程良伟 李冬 曾四清 单位:重庆市南岸区中西医结合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