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术杂志网

谈黄二帝研究与民族文化发展

 论文栏目:民族文化论文     更新时间:2019/2/2 16:47:10   

摘要:炎、黄二帝研究与民族文化发展密切相关。把炎、黄二帝作为华夏族的始祖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结果,对炎、黄二帝真实性的认识反映了人们对古代文献的认识水平,这种认识是不断深化的,认识水平逐渐提高。研究炎、黄二帝不仅有助于我们了解古人对民族始祖的认识,而且有助于我们了解古人对中国上古史的认识。古人所编造的炎、黄二帝事迹反映了他们的价值观,炎黄精神是培育当代民族精神的宝贵资源。研究炎、黄二帝对于促进民族文化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炎帝;黄帝;华夏族;中华民族;文化发展

长期以来,华夏民族一直把炎帝和黄帝当作始祖,自称“炎黄子孙”。人们对炎、黄二帝不仅在血缘方面有强烈的认同感,而且在文化方面有强烈的认同感。炎、黄二帝研究与民族文化发展密切相关。研究炎、黄二帝对于促进民族文化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然而,目前学术界对炎、黄二帝与民族文化发展的关系研究比较薄弱,很多重要问题缺乏研究,不利于有关研究工作的深入开展。本文拟就炎、黄二帝与民族文化发展的关系进行初步探讨,就教于学界。

一以炎、黄二帝作为华夏族的始祖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

人类有始祖,每个家族都有始祖,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众所周知。同样道理,每个民族也都有始祖,只不过民族始祖不是一两个人,而是很多人。但是人们认可的民族始祖往往就是一两个人,如瑶族的密洛陀、基诺族的尧白、布朗族的代哇麻、壮族的白马三姑等。[1]333一般说来,中华民族所认可的民族始祖主要是炎、黄二帝。西周时期,炎、黄二帝被华夏族(中华民族的前身)奉为民族始祖,《逸周书•尝麦》所载炎、黄二帝事迹充分说明了这一点。该篇曰:昔天之初,(诞)作二后,乃设建典。命赤帝分正二卿,命蚩尤宇于少昊,以临四方,司□□上天未成之庆。蚩尤乃逐帝,争于涿鹿之(河)[阿],九隅无遗。赤帝大慑,乃说于黄帝,执蚩尤,杀之于中冀,以甲兵释怒。用大正,顺天思序,纪于大帝,用名之曰:绝辔之野。乃命少昊请司马鸟师,以正五帝之官,故名曰质。天用大成,至于今不乱。[2]3“赤帝”指炎帝,“二后”指炎帝和黄帝,“大正”指刑法。这条材料是现存古代文献有关炎、黄二帝的最早记载。李学勤先生认为该篇成于西周穆王时期。①《国语》卷3《周语下》载太子晋语曰:“此一王四伯,岂繄多宠?皆亡王之后也。唯能厘举嘉义,以有胤在下,守祀不替其典。有夏虽衰,杞、鄫犹在;申、吕虽衰,齐、许犹在。唯有嘉功,以命姓受祀,迄于天下。及其失之也,必有慆淫之心间之。故亡其氏姓,踣毙不振;绝后无主,湮替隶圉。夫亡者岂繄无宠?皆黄(帝)、炎(帝)之后也。”[3]107由此可以看出,春秋时期人们把夏、杞、鄫、申、吕、齐、许等姓氏族群都视为炎帝和黄帝的后裔,这样做显然是以炎帝和黄帝作为华夏族的始祖。秦汉以后,炎、黄二帝逐渐得到其他民族(如鲜卑族、契丹族、蒙古族、满族等)的认可,被奉为中华民族的始祖。为什么西周时期炎、黄二帝被华夏族奉为民族始祖呢?笔者认为,这与西周时期大一统局面的初步形成有很大的关系。周武王灭商以后,建立了周朝。西周初年先后分封了70多个诸侯国,其中姬姓诸侯国53个。这些诸侯国分布在全国各地,“天下”一词成为“全国各地”的代称,周王成为名副其实的最高统治者。《诗经•小雅•北山》曰:“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4]373就是这种大一统局面的反映。这是分封制基础之上的初步统一。西周时期,融合了夏族、商族、周族等部落的华夏族得以形成。在这种情况之下,人们就会自然而然地为这个民族共同体构思和设计民族始祖。在此之前,商族认为自己的女始祖是简狄(商族远祖契的母亲),[5]91周族认为自己的女始祖是姜嫄(周族远祖稷的母亲)。[5]111她们都是尧舜时期人物,并且是对本部落崛起有重大贡献的人物的母亲,属于家族祖先。①华夏族在构思和设计民族始祖时,必然要把民族始祖出现的时间大大地往前推进。这是因为,只有往前推进,才能找到能够被夏族、商族、周族等部落普遍接受的民族始祖,避免争议。结果就推进到了人类社会的开始,即《逸周书•尝麦》所说的“昔天之初”。②可见,有关民族始祖的说法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构思和设计民族始祖是一个民族自我意识增强的重要表现。只有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一个民族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到一定水平,民族共同体形成以后,人们才会构思和设计民族始祖,提出的民族始祖才能得到全民族的认可,被人们普遍接受。同时,人们也确实需要提出民族始祖进行祭祀和纪念,以便追思远祖,激励后人。《逸周书•尝麦》提出以炎、黄二帝为华夏族的始祖就是如此。今天,我们研究炎、黄二帝,揭示炎、黄二帝的真实身份,重新审视古人对民族始祖的认识,探讨古人把炎、黄二帝奉为民族始祖的原因,能够起到正本清源的作用,为建立新时代民族祖先祭祀制度提供重要参考。

二对炎、黄二帝真实性的认识反映了人们对古代文献的认识水平

对炎、黄二帝生平和事迹的记载主要集中于先秦至魏晋时期的文献,如《逸周书》《国语》《左传》《竹书纪年》《世本》《穆天子传》《山海经》《礼记》《大戴礼记》《商君书》《尸子》《管子》《庄子》《列子》《韩非子》《战国策》《吕氏春秋》《新语》《尚书大传》《马王堆汉墓帛书•十六经》《新书》《韩诗外传》《淮南子》《尚书序》《史记》《春秋繁露》《焦氏易林》《盐铁论》《新序》《说苑》《七略•别录》《列仙传》《纬书集成》《新论》《汉书》《白虎通义》《洞冥记》《论衡》《吴越春秋》《越绝书》《说文解字》《潜夫论》《风俗通义》《独断》《古史考》《帝王世纪》等。这些文献有关炎、黄二帝生平和事迹的记载,情况非常复杂,虽然属于由神话传说生成的材料,但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新石器时代的历史。从目前我们所掌握的材料来看,虽然炎、黄二帝并非真实的历史人物,但是,类似于炎、黄二帝的部落首领或古国君主肯定是存在的,类似的很多事迹也肯定有,只不过这些事迹并不仅仅属于类似于炎、黄二帝的两位部落首领或古国君主,还属于新石器时代的先民。因此,我们对这些文献材料既不能完全相信,也不能完全否定,而要仔细甄别、披沙炼金,努力发掘这些文献材料的合理价值,谨慎使用。一般说来,这些材料仅仅反映了古人对新石器时代的认识水平,很多都是揣测或推测之词。他们的揣测或推测既有合理因素,也有不合理因素。发生在五六千年以前的事情,当时并没有文字记载下来,生活于两三千年前的古人怎么能够说得清楚呢?他们只能运用揣测、推测、推理、想象等办法,追述新石器时代的历史。这是一种跨时空的追述。神话就是人们想象出来的,或者说,是人们编造出来的故事。当然,人们揣测、推测、推理或想象并非完全没有依据、凭空而为。一般说来,人们都是根据现实生活中的某些人和某些事编造的,其中必有夸张、虚构、缀合等不合理成分。古人在撰写有关炎、黄二帝的文献时,并没有责任为我们提供完全客观、完全准确、完全可靠的材料,而且当时也没有任何人监督他们。因此,他们往往随意性很大,有些材料甚至就是他们为了说明某个问题临时编造的,功利性很强。例如,前引《逸周书•尝麦》所载黄帝、炎帝(赤帝)战蚩尤的故事就是周穆王为了说明制定刑法的重要性而编造出来的。又如,《左传•僖公二十五年》载晋文公使卜偃占卜,卜偃曰:“吉。遇黄帝战于阪泉之兆。”[6]190晋文公使卜偃占卜一事很可能有,得吉兆也很可能是真的,但是黄帝战于阪泉一事是不可能有的。总之,这些文献材料非常复杂,有真有假,真假难辨。凡是涉及炎、黄二帝生平和事迹的材料都是编造的,并非历史事实。尽管如此,这些文献材料往往隐藏了重要信息,反映了古人对中国上古史的初步认识,值得我们重视。这些文献的复杂性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麻烦,难以甄别和分辨。有些学者把这些文献记载当作真实可靠的材料,有些学者则认为这些文献记载完全不可靠,两种意见截然相反。顾颉刚先生提出“层累地造成的中国古史”的说法[7]60,虽然初步勾勒出了先秦至魏晋时期有关三皇五帝的文献记载的形成过程,却忽视了这些文献记载的合理因素,引起某些学者不满。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新石器时代考古工作的进展,人们发现这些文献记载确有某些合理因素,五六千年前确有类似于三皇、五帝的部落首领或古国君主。于是,李学勤先生提出了“走出疑古时代”的口号。[8]19我们对古代文献必须采取辩证的态度,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既不能简单地肯定,也不能简单地否定。对待有关炎、黄二帝的古代文献材料,尤其要小心谨慎。

三研究炎、黄二帝有助于我们了解古人对民族始祖的认识

炎帝和黄帝是西周时期人们认定的民族始祖。尽管战国以后又有伏羲、女娲、盘古等说法,但是,人们习惯上仍然主要把炎、黄二帝当作民族始祖,自称“炎黄子孙”。直到现在,仍然如此。因此,对炎、黄二帝进行深入研究,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古人对民族始祖的认识。民族始祖是谁?他长什么模样?生活在什么地方?他有哪些重要事迹和突出贡献?这些都是人们很感兴趣的问题,也是人们构思和设计民族始祖时必须考虑的问题。发生在石器时代的事情,当时没有文字记载下来,由口耳相传所获得的知识毕竟是十分有限的,并且是不系统、不完整、不准确的。更何况,民族始祖不可能只是一两个人,更不可能是两个男人,必然有很多对夫妇。由于西周时期没有民俗学、考古学、民族学、人类学等学科,历史学也非常简单,人们有关新石器时代人类社会的历史知识是非常贫乏的,他们只能将传说中的几个英雄人物当作民族始祖,从自己非常有限的社会知识出发,构思和设计民族始祖的形象。古代文献有关炎、黄二帝的记载仅仅反映了当时人们对民族始祖的认识水平,并且这种认识是不断变化的。19世纪以来,历史学、民俗学、考古学、民族学、人类学等学科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为我们提供了很多有关人类社会早期的历史知识。唯物史观和现代历史学告诉我们:人类历史可以追溯到大约300万年以前的猿人,人类是由猿人逐步演变、进化而来的,经历了猿人、古人(早期智人)、新人(晚期智人)、现代人四个阶段。尽管如此,由于人类社会的历史非常久远,现在人们要完全说清楚人类社会的早期历史也是不可能的。对于一个民族来说,要把每一个家族的祖先都说清楚不仅是不可能的,而且没有必要,人们只能从传说中的早期历史人物中选择几个有代表性的英雄人物作为本民族的始祖进行祭祀和纪念。这些英雄人物一定要有名字,至少要有代号,否则不便称呼。由于西周以后人们一直把炎、黄二帝当作中华民族的始祖,有关他们生平和事迹的记载与新石器时代的人物和事件比较接近,因此,我们只好仍然把炎、黄二帝当作中华民族象征性的始祖。这样做既是约定俗成、沿袭习惯,也是别无选择。这是一种民间信仰习俗,属于民族祖先崇拜。新石器时代早期,以原始农业为主的多种经济形式相继产生。从文献记载来看,炎帝对于原始农业文明的贡献主要有以下几点:第一,发明耒耜,教民耕种;第二,发明陶器;第三,发明弓箭;第四,发明历法;第五,发明医药;第六,发明市场;第七,发明五弦琴;第八,发明六十四卦。[9]古人几乎把新石器时代原始农业生产和生活的一系列重要发明都归到炎帝的名下。可见,人们把炎帝当作中国原始农业文明的主要开拓者。显然,这么多发明不可能仅仅是某个人的功劳,很多人为此做出了贡献,延续的时间也很长,大约有数千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这么长时间、那么多人为此做出了贡献,当时又没有文字记载下来,后来的人们怎么说得清楚呢?于是,人们把这些功劳都说成是炎帝的。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炎帝”一词并不仅仅指某个人,而是指为这些发明做出贡献的所有杰出先民。古代文献记载炎帝活动的地方有很多,与此直接相关。湖南炎陵、湖北随州、山西高平、陕西宝鸡等地都有关于炎帝的神话故事和民间传说,其原因就在于此。古代文献有关“炎帝”“神农”的记载也比较混乱。最初,“炎帝”与“神农”是分开的,成书于战国晚期的《世本》第一次提到“炎帝神农氏”[10]79,将“炎帝”与“神农”合并在一起。[11]从汉语表达习惯来说,“神农”一词是指那些对农业生产做出了创造性贡献的杰出人物,而炎帝仅仅是其中之一。古人把炎帝称为“炎帝神农氏”,显然是强调炎帝对原始农业文明的巨大贡献。关于黄帝的事迹,《史记•五帝本纪》记载较为全面、系统。从该篇所载来看,黄帝主要有六大政绩:第一,训练军队,打败了炎帝和蚩尤,被推选为部落联盟首领,取得了霸主地位。《史记•五帝本纪》曰:“(公孙)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于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4]3这就是说:黄帝时期,神农氏部落已经衰落了。由于社会生产发展了,经济实力增强了,各部落之间的矛盾、纠纷越来越多,发生了激烈的争斗,相互攻伐,给人们造成了很大的危害。然而,神农氏无力征讨,束手无策。在这种情况下,公孙轩辕训练军队,讨伐那些不来参加祭祀的部落,迫使各部落首领纷纷前来归顺。“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炎帝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豸区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禽(擒)杀蚩尤。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天下有不顺者,黄帝从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尝宁居。”[4]3部落首领蚩尤很残暴,没有哪个部落打得过他。炎帝很不服气,对各部落也有一些特殊要求,但是各部落都不服从他的领导,全部归顺了公孙轩辕。于是,公孙轩辕发展农业生产,安抚百姓,加强对各部落的管理,训练军队,在阪泉之野打败了炎帝。又从各部落征兵,在涿鹿(今河北涿鹿)与蚩尤决战,俘获了蚩尤,将其诛杀。这样,反对势力都被镇压下去,各部落首领便推选公孙轩辕为部落联盟首领,尊称为“天子”,他就是黄帝,成为中原地区的最高统治者,取代了神农氏的地位。如果哪个部落不服从,黄帝就会派兵征讨。他披荆斩棘,修筑道路,为国家大事殚精竭虑、操劳不已。第二,建立了常备兵。《史记•五帝本纪》曰:“(黄帝)迁徙往来无常处,以师兵为营卫。”[4]6据此可知,黄帝建立了一支常备兵,用来保护自己,走到哪就带到哪,要求军队随时听命于自己。第三,建立了官僚机构,任命了官吏,对各部落进行了有效的管理。《史记•五帝本纪》曰:“官名皆以云命,为云师。置左、右大监,监于万国。……举风后、力牧、常先、大鸿以治民。顺天地之纪,幽明之占,死生之说,存亡之难。时播百谷草木,淳化鸟兽虫蛾,旁罗日月、星辰、水波、土石、金玉,劳动心力耳目,节用水火材物。”[4]6这就是说,黄帝用云的颜色来命名官僚机构。《史记集解》引应劭语曰:“黄帝受命,有云瑞,故以云纪事也。春官为青云,夏官为缙云,秋官为白云,冬官为黑云,中官为黄云。”[4]7在应劭看来,黄帝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被人们尊称为“天子”,意即上天的儿子,为了附会这一说法,就用云的颜色来命名官僚机构,因为云属于天上的东西。他又设置了左、右大监,负责监督和管理各个部落;还挑选了风后、力牧、常先、大鸿四人,分管各方面事务,发展农业生产,驯化飞禽走兽,使百姓安居乐业。这样,中央机构初步完备。第四,主持制定了干支纪年法和历法。《史记•五帝本纪》曰:“(黄帝)获宝鼎,迎日推策。”[4]6《史记集解》曰:“晋灼曰:‘策,数也,迎数之也。’瓒曰:‘日月朔望未来而推之,故曰迎日。’”《史记正义》曰:“黄帝受神策,命大挠造甲子、容成造历是也。”[4]8这就是说:大挠所造“甲子”就是干支纪年和纪日法,容成所造“历”就是黄帝时代的历法。第五,祭祀天神地祇和名山大川。《史记•五帝本纪》曰:“万国和,而鬼神山川封禅与为多焉。”[4]6在各部落都归顺以后,黄帝祭祀了名山大川和天神地祇,表明了自己作为中原地区最高统治者(即所谓“天子”)的身份。在中国古代,祭祀天神地祇和名山大川是天子的特权。第六,巡视各地,加强了对各部落的管理,初步划定了中原政权的势力范围,举行了部落首领大会。《史记•五帝本纪》曰:“(黄帝)东至于海,登丸山,及岱宗。西至于空桐(即崆峒山———引者),登鸡头(山名———引者)。南至于江,登熊、湘。北逐荤粥,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4]6黄帝对东至大海、西至崆峒、南至长江流域的广大地区进行巡视和考察,将这个地域纳入了中原政权的势力范围。他还将荤粥(匈奴)赶到了北方,在釜山(今河北怀来县东南[12]2150)举行了部落首领大会,在涿鹿之阿(今河北涿鹿县东南四十里[12]2439)修筑了城邑。这样,一个强大的中原政权正式建立起来了,主要政府机构已经形成,基本职能已经具备。这是一场划时代的社会变革。在这次社会大变革中,黄帝起了关键作用。在古人看来,黄帝是中国古代政治文明的主要开创者。在当时的社会历史条件下,取得以上六大政绩是非常不容易的。笔者认为,这些政绩不可能是当时中原地区某个领导人取得的,而是几代、十几代,乃至数十代领导人长期奋斗的结果。这是因为:从考古材料来看,当时中原地区人均寿命大约40岁,50岁以上者极少。[13]统治者在位时间不可能很长,能做的事情也很有限。有材料可以大致说明这一点。大约6400年前的河南濮阳西水坡45号墓的墓主(壮年男子)是一位地位显赫的部落首领(或氏族贵族),该墓结构是一幅二象北斗星象图[14],有北斗、苍龙、白虎等星宿,还有3具人殉遗骸,分别置于墓主人的左、右两侧和脚下。[15]北斗与苍龙、白虎两组星宿对于人们观象授时具有重要意义。季节不同,这些星宿所在的位置不同。人们便根据这些星宿所在的位置来推算季节,安排各种农事活动。这些情况至少可以说明两点:其一,6400多年前中原地区社会已经出现了阶级分化,有了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有了阶级压迫,墓主人就是统治者,惨遭杀害殉葬的3个人就是被统治者;其二,当时人们不仅掌握了丰富的天文历法知识,而且将统治者与自然天象联系起来,对统治者推崇备至,顶礼膜拜,这可能是古人把统治者视为“天子”的表现。笔者据此认为:当时这里已经出现了原始国家--部落古国。在当时的中原地区,这样的部落古国肯定不止一个,还有很多个。正是因为各地有了众多的部落古国,后来才出现了强大的中原政权。《世本•作篇》还有“黄帝作旃”“黄帝作冕旒”“黄帝造火食”“黄帝见百物始穿井”[9]8—9“黄帝作宝鼎三”[15]77等说法。这些发明大多跟礼仪、祭祀等政治活动有关,与黄帝作为中原地区最高统治者的神话故事有密切联系。拙作《论黄帝身世和姓名》已经论证古代文献所载黄帝的身世和姓名是春秋时期至西汉时期人们编造出来的,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17]《史记•五帝本纪》所载黄帝生平和事迹在《逸周书•尝麦》《国语•周语》《竹书纪年》《五帝德》《世本•帝系篇》等先秦文献已有较多记载。其实,作为神话人物,黄帝不可能有这些事迹和贡献。人们把上古时期许多部落首领的事迹和贡献都集中到黄帝一个人身上,司马迁把先秦文献所载的神话故事、民间传说当作信史,进行了加工和整理,这样才有了《史记•五帝本纪》所载作为五帝之首的黄帝。总之,从古代文献记载来看,炎帝是中国原始农业文明的主要开拓者,黄帝是中国原始政治文明的主要开拓者,这既是古人对炎、黄二帝两位象征性的民族始祖的认识,也是古人对中国上古史的初步认识。

四炎黄精神是培育当代民族精神的宝贵资源

尽管炎、黄二帝是神话人物,人们把炎、黄二帝奉为民族始祖仍然具有重要意义,这主要体现在人们所编造的炎、黄二帝的事迹方面。这些事迹反映了古人所追求的价值观,我们把这种价值观称为“炎黄精神”。我们研究炎、黄二帝,不仅要将古代文献有关炎、黄二帝生平和事迹的真实性弄清楚,而且要弄清楚古人心目中的炎、黄二帝的形象,还要揭示古代文献所反映的炎黄精神,为培育当代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促进民族文化发展服务。炎帝和黄帝是传说中生活在新石器时代的人物。从古代文献资料和文物考古资料来看,类似炎帝和黄帝这样的人物是确实存在过的,只不过人们把新石器时代所有重要成就都归到他们两个人的名下,把他们当作象征性的民族始祖。炎帝和黄帝是传说中的、新石器时代中华先民的杰出代表,分别是原始农业文明和原始政治文明的主要开拓者。由于年代过于久远,加上当时尚无文字记载,人们对家族远祖已经无法说清楚了,只好把对家族始祖的尊崇全部集中到炎帝和黄帝两位象征性的民族始祖身上。这种做法是合情合理的,是一种民族祖先崇拜现象。中华民族有关炎帝和黄帝的传说与其他民族有关神造人类的传说有很大的区别,具有较强的人文精神,体现了中华民族的务实精神。在生产工具极为简陋、生活条件极其艰苦的新石器时代,类似于炎帝、黄帝的先民们披荆斩棘、筚路蓝缕,不断地开拓创新,克服了一个又一个难以想象的困难,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带领人们终于走出了野蛮时代(原始社会),跨入了文明时代(阶级社会)。这种百折不挠的进取精神是我们不断开拓创新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如前所说,传说中的炎帝、黄帝都有很多发明。这些发明的取得并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都是人们勤于思考、刻苦钻研、反复实践的结果,肯定也经历过很多挫折和失败,这些活动就是当时的科学研究。如果没有这些发明,新石器时代的中国社会就不可能进步,中国人就会永远生活在茹毛饮血、与禽兽为伍的时代。这种崇尚科学的精神是我们征服自然、改造自然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中国人把传说中的炎帝和黄帝当作象征性的民族始祖,敬奉他们,祭祀他们,祈求他门保佑中华大地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祈求他们保佑中华民族人丁兴旺、国泰民安。虽然这是民俗活动,却是以人为本的人文精神的体现。正是有了这种以人为本的人文精神,中华民族才能生生不息、不断地发展壮大,中华儿女才能遍布海内外,中华文化才能不断地发扬光大。务实精神、进取精神、崇尚科学的精神和以人为本的人文精神是体现在传说中的炎、黄二帝身上四种最重要的精神。这四种精神对于培育当代民族精神,对于提高民族文化素质,对于促进人类进步和社会发展,都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只要我们拥有这四种精神,炎黄文化就可以转化为科学发展的强大精神动力,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便指日可待。总之,炎、黄二帝研究与民族文化发展密切相关。这是因为,把炎、黄二帝作为华夏族的始祖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结果,研究炎、黄二帝可以为建立新时代民族祖先祭祀制度提供重要参考;对炎、黄二帝真实性的认识反映了人们对古代文献的认识水平,这种认识是不断深化的,认识水平逐渐提高;研究炎、黄二帝不仅有助于我们了解古人对民族始祖的认识,而且有助于我们了解古人对中国上古史的认识;古人所编造的炎、黄二帝的事迹体现了他们的价值观,炎黄精神是培育当代民族精神的宝贵资源。因此,笔者认为,研究炎、黄二帝对于促进民族文化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作者:吉成名 吉朗 单位:湘潭大学 碧泉书院

学术网收录7500余种,种类遍及
时政、文学、生活、娱乐、教育、学术等
诸多门类等进行了详细的介绍。

民族文化论文
@2008-2012 学术网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经营许可证
主机备案:200812150017
值班电话
0825-6697555
0825-6698000

夜间值班
400-888-7501

投诉中心
13378216660
咨询电话
唐老师:13982502101
涂老师:18782589406
文老师:15882538696
孙老师:15982560046
何老师:15828985996
江老师:15228695391
易老师:15228695316
其它老师...
咨询QQ
89937509
89937310
89903980
89937302
89937305
89937307
89937308
业务
综合介绍
在线投稿
支付方式
常见问题
会员评价
官网授权
经营许可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
人员招聘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