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术杂志网

碳中和目标对金融体系的影响

 论文栏目:金融论文     更新时间:2021/2/23 16:45:24   

摘要:2060年碳中和目标将深刻影响我国法律法规、基础设施等金融市场制度环境,从供求两端逐步优化金融机构资产配置结构,同时也可能带来搁浅资产等转型风险。未来需进一步完善顶层设计,鼓励机构参与,强化风险防范、加强部门协调,从宏微观层面共同助力实现2060碳中和目标。

关键词:碳中和;搁浅资产;金融风险

2020年9月22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75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发言时表示,我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力争于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是我国首次明确提出碳中和目标,释放出我国经济向低碳转型的明确信号。当前我国正处于经济社会中高速发展阶段,快速发展必然伴随大量能源消费与碳排放。目前,我国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中的占比约为85%,年碳排放量约160亿吨,能源结构转型与减排压力巨大。相比于欧美国家从碳达峰到碳中和有50-70年过渡期,我国仅有30年间隔,实现减排目标任重道远,对我国金融体系而言,挑战与机遇并存。

2060年碳中和目标的提出将深刻影响我国金融市场制度环境

(一)金融相关法规、行业指引、投资准则和配套举措将不断完善实现减排目标需“技术先行,投资跟进,法规保障”,法规是支持绿色投资、推广减排技术的重要支撑。根据负责任投资原则组织统计,全球50个经济体共进行730余次硬性、软性“负责任投资相关”法律政策修订,涉及500项政策工具,其中较大比例与气候变化、低碳投资相关。实现“30、60目标”,还需低碳政策与金融体系协同配合,为市场提供适合绿色发展的制度环境,这要求进一步健全财税、信贷、价格以及碳排放交易市场等一揽子财政金融支持体系,加强政策实施前的影响评价及实施后的效果评估,逐步完善和细化温室气体统计、监测、核查以及温室气体目标责任评价考核等基础性制度,夯实实现碳中和目标所需的法律、统计核算、诚信制度等条件。(二)低碳相关金融中介服务与基础设施将有较大发展空间建立健全碳中和相关中介市场体系和专业的技术咨询体系,是实现2060年碳中和目标的内在要求。实现碳中和目标为低碳分类标准、绿色评级、碳中和指数构建、碳中和评估与信息披露等金融服务带来发展机遇。如,低碳服务商将可通过为企业量身定制减排方案、碳中和咨询、碳资产管理等服务,助力实体经济提高减排效率,并协助银行等金融机构分析、评估、规避低碳发展项目风险和交易风险。金融机构可借此创新低碳金融工具,开发各类支持碳中和的金融衍生产品,提供诸如担保、风险补偿、保险等服务,拓宽低碳企业投融资渠道,完善低碳经济发展的间接投融资工具体系。(三)明确碳中和目标提出全国范围的碳中和目标,将有助于完善碳交易定价机制,探索中国特色的碳交易规则和标准,助推建立全国统一的碳交易市场。在只有“碳强度”量化减碳目标下,无法通过“配额交易制度(CapandTrade)”设计高效的碳市场规则。碳中和目标的明确,意味着一部分碳排放要通过碳信用或碳汇来中和,将极大提高配额交易方式的可行性与有效性,同时也会激发碳交易市场参与者的投资热情,为构建全国统一的碳交易市场奠定基础。

实现2060年碳中和目标可能影响我国金融部门资产配置结构

(一)从供给端看,碳中和目标将助推相关金融产品供给进一步扩容在投资领域,为实现碳中和目标,光伏发电、氢能、智能电网、碳捕捉、建筑节能、低碳交通等“脱碳”产业将迎来巨大发展机遇,碳中和相关减排技术进步和绿色产业发展,为一级资本市场提供更多“朝阳”产业上市公司,为二级市场提供大量高科技、高评级的优质底层资产。碳中和相关债券和碳中和技术相关权益资产的持续上市发行,绿色指数等相关金融衍生产品不断推陈出新,为金融机构优化资产配置结构、提高资产配置效率和组合回报率提供更多选择。在融资领域,拥有高新减排技术和核心产业竞争力的企业将成为银行业金融机构授信的主要主体。随着产业升级与绿色转型进展,优质低碳企业将为银行等金融机构带来可观利润,提升其资本收益率,降低不良率,提高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整体盈利水平。(二)从需求端看,金融机构资产配置比例可能随经济脱碳进程逐步优化从国际经验看,越来越多机构投资者在资产配置中重视环境因素,逐步剔除化石燃料资产,增加对绿色信贷、绿色债券、ESG投资基金等产品的投资。欧洲投资银行(EIB)2019年宣布,自2021年起不再为包括天然气在内的化石能源项目提供贷款。2020年,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发布《气候变化投资框架》,表示不会为任何火电项目提供融资,包括配套的输电线路。2018至2020年,汇丰银行、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摩根大通等先后宣布计划停止或限制煤炭开采和燃煤发电项目投融资。从传统化石燃料领域撤资并转向绿色产业是金融机构基于资产安全性考量,防止未来资产贬值或项目偿债能力受损所做的前瞻性决策。2060年碳中和目标的提出,将加快银行、养老基金等机构投资者从“高碳”产业撤资的步伐,增加对“绿色”资产的配置。实现2060碳中和目标对我国金融风险的潜在影响实现2060年碳中和目标需调整一次能源结构,逐步撤离化石能源或其他高碳资产。如果企业和金融机构对低碳政策节奏和转型路径缺乏全面预期,就无法及时调整业务与投资组合的风险敞口,由此可能引发气候相关转型风险,这一风险主要通过资产搁浅、价值重估、经济金融循环反馈等渠道影响金融稳定。(一)搁浅资产导致企业与金融机构账面损失“搁浅资产”是指由于低碳转型,相关基础设施等大量高碳资产人为加快折旧速度,或在使用周期中提前冲销形成的资产闲置或损失。“搁浅资产”价值下跌,导致资产所有者资本和收入双重损失,提高投资者和债权方的市场风险及信用风险。这一风险在化石能源行业尤为显著。为实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目标,预计化石能源行业将有部分能源储备被封存搁置,并从相关企业资产负债表上冲销,碳密集型投资敞口较大的机构投资者可能面临“碳泡沫”风险。市场咨询机构伯恩斯坦的最新报告认为,在2℃的升温情景下,全球约59%的化石能源储量将被搁浅,其中约77%的煤炭资产将被搁浅,约29%的石油储量和8%的天然气储量被搁浅。我国经济发展严重依赖煤炭资源,2019年煤炭占能源消费总量的57.7%,碳中和进程对我国经济金融影响更为显著。(二)碳泡沫扰乱价格信号,可能引发金融体系无序的价值重估1.为实现2060年碳中和目标而进行的“脱碳”投资,提高高碳行业融资成本,压低整体估值,损害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表。将搁浅资产从化石能源及其上下游企业、农业、电力、房地产、交通基础设施、碳密集工业等高碳企业资产负债表中冲销,不仅造成经济损失,提高失业率,还会影响其从金融体系进一步融资的能力。例如,目前贷款给煤电项目的违约概率约为3%,10年后违约率将超过20%(马骏,2020),为规避这一损失,银行等金融机构将进一步压缩高碳行业风险敞口,收紧授信。目前,近1000家资产管理机构宣称将从化石燃料等领域撤资,涉及资产规模近9万亿美元(IMF,2019)。大规模资金撤离将提高该领域融资成本,从而影响相关企业市值(McGladeetal.,2015),导致其资产套牢、股票价格下跌、信用评级下降等(CarbonTrackerInitiative,2018)。如果该类企业债务与股权关系较多,将对相关利益方和二级市场投资者形成财务压力(Olovsson,2018)。2.实现2060年碳中和目标的政策路径尚不明确,对此相关金融风险的错误定价,会引起低碳和高碳金融资产未来价格的无序波动。如果金融资产组合中涉及大量对碳排放敏感的资产,低碳转型路径的不确定性导致的价格信号失灵甚至会对系统层面的金融稳定产生潜在影响。2060年碳中和是个长期性目标,投资者会根据未来碳排放情景对现有资产进行价值重估。在目前的产业结构中,化石能源企业上下游产业链较长,碳中和目标将极大影响这类企业的经营模式、融资成本和盈利预期,在规则与政策不确定性较高情况下,使用不同风险溢价水平计算出来的价格各异,未来无序波动风险较高。另外,减排预期变化,也将导致碳配额价格短期剧烈波动,进而影响相关金融衍生产品定价与投资损益。价格信号失灵不仅影响碳交易市场稳健运行,还可能波及金融市场稳定,甚至引发系统性价值重估。(三)系统性金融风险与宏观经济冲击形成“循环反馈”气候变化对宏观经济的影响与金融冲击相互交织,易形成“循环反馈”,加剧碳中和目标下的转型风险。如前所述,实现碳中和所进行的减排技术革新或低碳政策调整可能造成转型风险。一方面,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表承压会增加整个金融体系流动性风险。另一方面,通过股权和债权的复杂交叉关系,局部金融风险可能传导至整个金融体系。例如,石油和天然气公司是国际资本市场的大型借款人,如果相当一部分石油、天然气和煤炭储备最终被搁置,企业所持资产价值也会下跌,直接冲击持有相关股权或债权的金融机构的财务状况(Battenetal.,2016)。鉴于金融市场主体之间的关联性以及金融与实体经济之间的密切联系,转型风险可能通过网络效应从金融部门传导到整个经济系统,对国家经济和社会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坏性影响。

政策建议

(一)从顶层设计上应尽快构建碳排放峰值和碳中和管理路径,从排放量降速、峰值幅度、达峰值后的减排路径、碳中和技术创新等方面,形成系统的管理框架,建立恰当的碳中和目标分配与责任体系。(二)在机构参与上鼓励金融机构、市场中介、基础设施服务等微观主体积极参与到碳达峰与碳中和目标中。金融机构应创新碳中和相关投融资产品和服务,并将气候相关风险纳入风险管理框架;中介类机构可为碳中和技术研发与应用、绿色项目评级、碳汇产品设计、碳配额交易等提供咨询及管理服务。(三)在风险防范上监管部门应未雨绸缪,密切追踪国际相关研究和实践最新进展,在货币政策操作和系统性风险防范中,高度关注转型相关金融风险,不断健全体制机制,构建与完善相关方法论和工具,争取做到早识别、早应对。(四)在部门协调上应加强相关部门间的政策协作。实现碳中和目标,需要跨区域、跨部门、跨产业的大规模重新配置资本和劳动力,涉及经济增长、社会发展、产业转型、环境保护、财税支持等方方面面,需央行、财政部、发改委、环保部等职能部门必要且充分的协调配合。

作者:姜晶晶

学术网收录7500余种,种类遍及
时政、文学、生活、娱乐、教育、学术等
诸多门类等进行了详细的介绍。

金融论文
@2008-2012 学术网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经营许可证
主机备案:200812150017
值班电话
0825-6697555
0825-6698000

夜间值班
400-888-7501

投诉中心
13378216660
咨询电话
唐老师:13982502101
涂老师:18782589406
文老师:15882538696
孙老师:15982560046
何老师:15828985996
江老师:15228695391
易老师:15228695316
其它老师...
咨询QQ
89937509
89937310
89903980
89937302
89937305
89937307
89937308
业务
综合介绍
在线投稿
支付方式
常见问题
会员评价
官网授权
经营许可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
人员招聘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