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术杂志网

艺术品五官取舍与视觉艺术表达

 论文栏目:艺术品论文     更新时间:2018/1/4 14:40:57   

摘要:视觉艺术创作中涉及人物面部五官或肢体的表达,而其表现形式如何涉及艺术观念的呈现问题。人们往往在艺术欣赏中遇到的五官几乎省略的视觉艺术表达,却让观众印象更加深刻。其实,这恰恰是创作中整体表达的需要。舍弃不是为了省事,而是通过适当的视觉艺术表达来强化主题。

关键词:整体构思;无物象;五官取舍;视觉艺术

在艺术史上,诸多沉淀下来的优秀艺术作品,其题材往往涉及人物肖像之表现,从属于画面局部、描写自然与人体如同照相般具象表现的颇多。但一个奇特而有趣的现象是,在某些作品对人物五官(头部)的处理上,其五官完整性有不同的表现,并有大取大舍之现象。事实上,视觉艺术作为“一种通过人的视觉感受而将客观内容纳入主观心灵并予以对象化呈现的艺术形态”[1],画家对人物五官完整性的取舍也是视觉艺术的一种表达方式。康定斯基认为,艺术重要的是精神,是内在的音响。客观物象损害了绘画,“无物象”的绘画表达形式比有物象的表达更广阔,更自由,更富有内容。虽然他从抽象绘画出发张扬了舍弃具象的艺术价值,但从某个角度上看,艺术品五官的舍弃确实可以有更深刻的表达含义。例如中国表现型水墨里,武艺的《夏日组合》《大山子组画》就没有人物五官的出现[2]176-177。周的《复制的自由女神》《身份》《中国服装系列》等作品则完全舍弃了人物面部的五官,用象征性的文化符号完成了主题观念的视觉表达[2]292-295。又如马蒂斯,他的有些人物作品也几乎舍弃了面部五官的具体表达。马蒂斯在谈论艺术时曾说,我不在眼睛里放点儿什么,也不在人物面孔上画出嘴来。这种表现是由整幅作品造成的。手臂和眼中所有线条全部像管弦乐队各个部分一样发挥着作用,如音域、速度及不同的音高等。如果你画上了眼睛、鼻子、嘴等,它们也起不了什么作用;相反,他们会麻痹观者的想象力,迫使他去看一个特定的人,注意是否相像,不过如此而已。反之,如果你画线条、调子、气势,观者的灵魂就会陷入这些复合因素的迷宫中。于是,他的想象力就会摆脱掉所有的限制。鲁道夫•阿恩海姆在《艺术与视知觉》中指出,对原形进行机械复制,只能妨碍眼睛对艺术形象的理解,用这样的方法去创造艺术作品,无异于艺术生命的自杀[3]。其实,这如同绘画艺术创作中的法则一样,当整体构思某一作品时,从属于画作的所有东西必将被重构,组成的部分要成为一个整体,一把椅子像一个人体,一个人体像一架钢琴。当我们从内心思考时,忽略掉眼睛所见的表面过于细微的局部,从自己的感觉去表达,也许面前的年青少女让你联想到一个美丽的瓷器;或许面前的老年人让人联想到历史悠久的太行山脉,亦或是久历沧桑的树干;也许眼前俯身采茶的一排少妇,那灵巧的一刻也不停闲的采茶之手让我们联想到乐曲中优美的跳动着的音符。如此,在绘画创作中,视觉艺术形象的构思与表达同音乐便有灵犀般的默契了。

人物形象中五官舍弃与否取决于整幅乐曲的曲调是否需要它们“五官”这样的符号来传达。例如,蒙克的《呐喊》,人物视觉形象的五官中,尤其突出了那张表达对现代工业社会恐惧与反抗的嘴,而忽略了对其他五官的描绘。如乐曲中“强音”的不停止,很好地强化了作品的表达意图,使作品更有冲击力,也让观众身临其境般地感受到那种氛围。如果绘画作品细致地描绘了人物的五官,但在《呐喊》这样的主题下,必定会削弱作品的表达力,让观者进入到简单地对人物、场景进行描绘的误区。其实一件视觉作品在完成时,它不可避免地带上了一定的“装饰性”,这不是贬低,而是艺术品本质中的一个层面。视觉艺术作品中涉及五官取舍的,无形中从作品的要素组合上带有了明显的“组装”痕迹,因为当视觉艺术品中舍弃某些五官或几乎全部五官时,旁观的欣赏者甚至有在脑海中激发视觉想象,想象加入何种五官或加上某个五官会是什么效果。这种组装“装饰味儿”的再延伸让艺术家本身在创作之始也许没想到过。那么艺术家在视觉表达上如此取舍五官是依据什么呢,又是如何做到的呢?创作时,要表达的是作者内心里的动心,且任何真正创造性的重组或构筑都是在其心灵深处进行的。也许从某个角度来说,艺术家是以儿童的眼睛来看事物的,他表达的时候,把五官舍弃,是心中的眼睛没有体会到五官的表达意义有多大。具体可理解为,具有创造性的艺术家必须懂得如何保持童年时期接触客观事物时的那种新鲜感,并懂得保存它的天真纯朴,一生中永远是个孩子,哪怕自己成长为大人,也要从客观事物的存在中摆脱阻碍,挣脱对自己想象力的羁绊。也正如瓦尔特•赫斯所言:“人们必须毕生能够象孩子那样看见世界,因为丧失这种视觉能力就意味着同时丧失每一个独创性的表现。”[4]由此看来,艺术品中人物五官舍弃或部分舍弃的视觉艺术表达是基于作品主题含义的表达需要,也是来源于创造者独特的审美,而绝不是单纯的自然性的描写。黑格尔在论绘画时说过,描写自然性是艺术的重要特征之一,但毕竟不是绘画的目的。如果赤裸裸地模仿,那么艺术就经不住与大自然竞争,就像动作缓慢的爬虫要跟上大象的脚步一样[5]。例如在欣赏类似《马蒂斯夫人》这样的作品时,有人必定会有疑问,难道马蒂斯不知道自己的夫人长什么样子吗?难道作者不懂基本的写实技法吗?当然都不是。对于艺术家没有比画一个经常在眼前出现的妻子(或事物)再困难的了,因为艺术家不是画匠,他必须忘掉他从前熟识的表面性的一切,忘掉“她”的容颜,只想她的内在给我们的感受,充分运用艺术思维才能创造,才能动感地完成主题的视觉艺术表达。以此类推,所欣赏的关于人物五官取舍的作品大抵如此,它们不是自然物象的外向表达,而是内心的感悟和创造的突破。那么,面对这样的作品表达,我们又如何欣赏呢?这种表达就像把美术绘画想象成音乐。

绘画和音乐之间的密切联系让我们可以“听”色彩和“看”声音。无论是美好的、愉悦的,还是刺激的、刺目(耳)的,每种艺术品的手法的运用都有它内在的张力。例如在欣赏音乐作品《大森林的早晨》时,这首曲子在其前奏响起时,犹如带着我们走进了森林,感受到大森林早晨那淡淡的轻盈的晨雾,静静的流淌的青绿流水,溪水边也还有五颜六色的小花在向我们微笑,远处还能看见重重的深蓝的山脉和茂密的树林,而且还能听到鸟儿的歌唱,一片金、蓝色包容的祥和。这样的一幅画面,活泼泼地展现在听者的面前。这是美好而愉悦的审美感受。当我们欣赏艺术家大卫萨利的《X形饮宴》时,观众感受到的是画中一只突出的大大的象征性的眼睛和没有五官的身体,作者把严肃艺术中的经典肖像与没有具体五官的,似乎丧失一切自尊的身体图像合在一起,坦陈在那只大眼睛的面前。这种夸张、震惊后的“一无所有”之感,给您何种感受呢?听到了什么?我们“听”到的是一种带有和谐音符的有些杂乱的,像是坏了的钢琴弹奏出的爵士乐[6]12,令人印象深刻,视觉冲击力非常强,在看似不和谐的视觉传达中展现了作品的主题。而帕尔斯坦的《柳编藤椅中的模特儿》更有意味,这幅作品完全舍弃了头部的表达,甚至包括脖子(也许是因为透视的表达),放弃了古典主义的和谐理想,避免了叙事般的描写,这种表达更直接地加入了作者的主观意图。这里我们又“听”到了什么呢?听到的感受是:“什么也没得到,除了他们的身体。”[6]16而这正是画家的内心观念的表达!综上所述,五官取舍在艺术品视觉表达上是意味深长的。它的出现不是偶然的,也并不怪异。作为观者似乎更能接受作者的内心思维表达,如塞纳•丁特罗的《宽恕》中,根本没有人物的五官形象,进入虚构的叙述中,让我们观众不自觉地结合自己的体验去阐释画面,包括文中所述的诸多作品,这种观众与作者的对话,恰恰是所有艺术创作要寻求的契合点之一。其让艺术观念能完美表达,让欣赏者的体验更为主动。因此视觉艺术中五官取舍主要取决于作者对物象“内在生命”的认识和本人主观思维表达的内在需求。而逼真地再现物象的五官,表达物象的视觉原貌,已不是现今视觉艺术表达的最终目的了。现代许多艺术家,根据自己对世界的认识与感应重新组合、安排“人的五官”(头部、肢体),来构成视觉艺术表象,使得省略或取舍式的表达也可以表现个人的情绪和感受,这样就把人物五官从视网膜映像中解放出来,彻底开创了人们的视觉“音响”。

参考文献:

[1]廖军.视觉艺术思维[M].北京:中国纺织出版社,2001:3.

[2]鲁虹.现代水墨二十年[M].长沙:湖南美术出版社,2002.

[3]阿恩海姆.艺术与视知觉[M].滕守尧,朱疆源,译.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8:166.

[4]赫斯.欧洲现代画派画论选[M].宗白华,译.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1980:51.

[5]冯健亲.绘画色彩论析[M].上海: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90:145.

[6]孔新苗.西方后现代绘画[M].济南:山东美术出版社,1997.

作者:柳爱妮

学术网收录7500余种,种类遍及
时政、文学、生活、娱乐、教育、学术等
诸多门类等进行了详细的介绍。

艺术品论文
@2008-2012 学术网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经营许可证
主机备案:200812150017
值班电话
0825-6697555
0825-6698000

夜间值班
400-675-1600

投诉中心
13378216660
咨询电话
唐老师:13982502101
涂老师:18782589406
文老师:15882538696
孙老师:15982560046
何老师:15828985996
江老师:15228695391
易老师:15228695316
其它老师...
咨询QQ
89937509
89937310
89903980
89937302
89937305
89937307
89937308
业务
综合介绍
在线投稿
支付方式
常见问题
会员评价
官网授权
经营许可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
人员招聘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