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术杂志网

影视作品诗意化现实主义分析

 论文栏目:影视作品论文     更新时间:2018/1/25 15:21:49   

2016年5月6日,第四代导演吴天明的绝唱《百鸟朝凤》在中国大陆上映。该片上映一周便因制片人方励公开跪求票房之事在国内影视界掀起了一阵狂风,顷刻间跪求票房之事的关注度便超过了人们对影片本身的热议,社会各界就此事展开了激烈的讨论。艺术电影的生存、发行问题到底该如何解决?“跪求票房”是否能解决当下电影出现的问题?这场热议终究也没能给出一个明确答复。电影《百鸟朝凤》的“跪求票房”事件似乎成为了一个导火线,然而,偶然性背后有其必然性的存在。一方面,影片《百鸟朝凤》给我们讲述了以唢呐为代表的民族艺术正在经受西方文化、娱乐文化、商业文化打压的故事,故事本身就是一种暗示,暗示了艺术电影在夹缝中求生存的窘境;另一方面,影片上映期间的“跪求票房”事件以及社会各界对此事件的讨论,也映射了当下中国艺术电影生存的窘境以及受众被挤压等诸多问题。中国艺术电影所饱含的现实主义精神、人文情怀、民族文化该如何传承、如何在受众中传播、通过什么样的方式传播,在艺术电影不被大众所关注的当下,如何解决票房危机、如何鼓励更多的电影人投身艺术电影创作,这是构建社会主义文化、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课题,也是培养全民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无法回避的重要问题。艺术电影《百鸟朝凤》以典型的富有诗意的电影美学呈现,以其源自现实的文学体悟为脚本,展现了陕北壮阔的黄土高原和乡村生活状态,运用别致的诗化电影语言,传递富有精神内核的民族文化主题,震撼人心、发人深思,堪称艺术精品,具有反映时代症候的力量与传承民族文化的风骨气节。

一、作品原作的现实主义书写

艺术创作源自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平淡的生活也能源源不断地为艺术的创作提供丰富的素材,脱离了生活,艺术创作便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艺术创作只有真诚地直面现实、触及现实、反映现实、观照人心,方能凸显文艺的力量与使命。电影《百鸟朝凤》改编自肖江虹的同名小说。小说的灵感来源于肖江虹自己发小的真实故事。发小的父亲是村里最优秀的唢呐匠人,发小子承父业,从小就接触并传承这门手艺,但后来为了养家糊口不得已出门打工,后不得已又重操旧业,却只是无奈敷衍,满足事主图排场的需要。作者肖江虹从这件事中感受到城市化进程给我们的生活尤其是广大乡村群众的生活所带来的巨大变化,种种变化虽然极大地改善与提高了我们的物质生活,但同时也给乡村文化的传承与发展带来了巨大的难题。城市文明猛烈冲击着乡村社会,由于大批农民迁往城市,导致乡村社会原有的礼俗和道德秩序迅速崩解,新的文化规范又未真正形成,使得乡村陷入了价值眩晕和文化失调的困境。

二、黄土高原文化景观的诗意呈现

黄土高原文化其实就是一种民族性、地域性的乡土文化。它既具备一般乡村文化的特征,同时具有这片黄土地上特有的文化基质。以陕西文化为底色,以豪放、蓬勃生命力为特征,黄土高原文化滋养着这片土地上淳朴的农民,也孕育出许多优秀的民族艺术家和经典的民族艺术作品。《百鸟朝凤》的导演吴天明曾是一名地地道道的西北汉子,内心充满了浓浓的“黄土情缘”,对乡村景观有着最真切的感知,这也是他为什么能将黄土高原的壮阔通过镜头表现得如此生动。他怀着悲悯的人文情怀将他对这片黄土地上的风土民情的体悟,通过个人体验影像化的画面展现给大众。于是,中国西部电影由此开始大放异彩,他对中国电影尤其是中国西部电影有开疆拓土之功,同时也成为中国西部电影代言人的不二人选。《百鸟朝凤》以轻盈的钢琴声与悠扬的笛声引入,开篇以一幅来自大自然的唯美水彩画卷映入观众眼帘。通过大景别、大画幅展现出沟壑嶙峋的黄土高原上崎岖不平的山路、布满树木绿草的塬坡,整个画面以绿草的青绿色和黄土的黄色为主色调,凸显出独特的地域自然景观,点名了故事发生的地点。故事的主人公出现在盘旋延伸的黄土山路上,仿佛是人在画中游走,同时,这个画面也暗示了人与土地的世代生存关系、情感依附关系,体现了人与自然关系的和谐之美。紧接着,河流、农田、村落、羊群、草帽、院落等一一进入画面,诗意的画面将建立在自然景观基础上的人文景观徐徐展现出来,乡村景观的全貌与民俗风情的独特与魅力即将在这片黄土地上展开、上演。父亲手中的纸包烟叶、头上带着的草帽、教训儿子时随手捡起石子、农家院房顶升起的炊烟、乡村的婚丧嫁娶仪式、村里时兴的接师礼等等,一幕幕还原了乡村生活的真实状态。如此真实的生活画面的还原,还归功于导演吴天明的生活经历,没有经历乡村生活的导演很难做到如此自然、真实。电影在尊重原著的基础上很好地将艺术性与历史性、真实性融为一体,深入黄土文化,客观真实地再现了西北乡村的自然与人文景观,将乡土情、黄土情展现得淋漓尽致。在吴天明的镜头中,黄土高原的美是天然的,不用任何后期技术去修饰,如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也暗示了在这片土地上所形成的人文景观、民风民俗及民间艺术,同样也美得那么淳朴、那么纯粹。

三、诗意化的电影语言

(一)镜头声画转场之绘声绘色、诗情画意

商业电影常常通过戏谑的、大尺度的或离奇的特写和近景镜头抓人眼球,引领观众视听,而艺术电影则不同,更注重与观众心灵的交流,让观众在感受现实的同时获得启迪和情感涤荡。从开场段落到天鸣学艺段落中运用的转场很好地借用了镜头转场中的声音转场。小天鸣问师娘有没有比八台唢呐更厉害的,师娘回答“《百鸟朝凤》”,画面紧接着便转场到伴随悠扬笛声,鸟儿飞翔于山谷间、天鸣奔跑在稻草芦苇丛间的画面,象征着天鸣学艺之路的开启。以唢呐作为物件进行转场也非常别致。第六代导演姜文的影片《阳光灿烂的日子》中,马小军书包的抛起与落下将时间的逝去艺术化地表现出来,抛起书包的时候他还是贪玩上学的少年,书包从天而降时他却已经是成年小伙子,其间长达好几年的上学时间仅用了一个巧妙的镜头便概括叙述出来了。同样,在《百鸟朝凤》中,当天鸣确定为《百鸟朝凤》的传承人、师父教他学这首曲子时,镜头从少年天鸣吹《百鸟朝凤》唢呐的铜管摇到铜碗,继而又摇回主人公天鸣时,这时画面里已经是长大成年的天鸣在吹唢呐。赋有寓意的巧妙转场总会让观众有更深刻的体悟与感怀,这是中国古典诗词式的诗情画意与意境营造,美在其中、悟在美中。

(二)抒情蒙太奇感染观众、打动人心

唢呐作为一种民族乐器,本身就具有其独特的音乐抒情效果,加之影片又在演绎唢呐情及唢呐所承载的匠人匠心、师徒师门情,不可避免地,唢呐声一次次在影片中唤起观众情感的起伏跌宕。除去唢呐声的抒情外,少年时游天鸣的眼泪屡屡推动着剧情,揪扯着观众的情感。儿童的眼泪往往因其简单、纯真而真诚、真实,更可以调动观众与剧情和角色同呼吸、共命运,而影片中小天鸣的五次落泪都具有重要意义。天鸣第一次落泪是在父亲领他去拜师学艺时,因为父亲给焦三爷递烟摔倒而哭,也正是这一点,成为焦三爷答应收天鸣为徒的真正理由。第二次落泪是师父把唢呐给了蓝玉而没有给自己,天鸣觉得师父看不上自己。第三次落泪是因为师父决定给他唢呐,他可以真正学唢呐的时候。第四次落泪是在焦家班传声的时候,即唢呐班班主确定接班人仪式的时候,当师父当众把天鸣叫出来决定教他《百鸟朝凤》时,他接过师父的唢呐,饱含热泪看着师父:他接过来的是一份信任、一个担当、一种责任、一份使命。他满怀着一种激动、感恩,流露出一份浓浓的师徒情、一份真挚的师徒唢呐情。这传承的不仅仅是《百鸟朝凤》,亦不仅仅是唢呐技艺,更是一种中华民族优秀文化背后的人文精神与情怀,是把唢呐吹到骨头缝子里的傲骨。天鸣第五次落泪是因为蓝玉的离开,侧面反映出天鸣的有情有义。

(三)对比蒙太奇彰显张力

在人物的设置上,影片以一贯手法在对比中叙事,凸显矛盾张力。学艺的两个孩子天鸣、蓝玉,一个忠厚老实,一个机灵圆滑。拜师展示才艺时,一个毫不拘泥做作、真挚朴实,一个才艺亮眼、机灵圆滑。在收割麦子场景中,一个踏踏实实、保证质量,割下的麦子堆放得整齐有序;一个投机取巧只求速度,割下的麦子丢散得七零八落。失火中,一个有情有义、兄弟为先,一个粗心大意、只顾保全自我。在时间维度上,中西文化、现代与传统、城市与农村、商业与艺术进行着对抗与博弈,这在唢呐班与西洋乐队正面冲突与交锋的一场戏中表现得最为激烈。唢呐名曲《南山松》对抗西洋名乐《拉德茨基进行曲》,力量对比悬殊,传统文化在现代文化面前不堪一击,发人深思。

(四)隐喻蒙太奇点睛之笔

《百鸟朝凤》本是唢呐曲名,在本片中所代表的是一种民族文化和风俗习惯,还深刻代表着我们的民族精神、匠人精神、师门情义,还有对文化、师道的崇敬。这曲《百鸟朝凤》在影片中以台词与唢呐演奏乐共出现了六次,每次不同的寓意与境遇亦勾勒出唢呐艺术的由盛而衰。《百鸟朝凤》曲第一次出现是作为演员台词出自师娘之口,这是小天鸣初次对唢呐的了解,开启了天鸣学艺之路。第二次出自天鸣父亲之口,这是在师父只带蓝玉出门、天鸣请假回家时,父亲告诉天鸣学唢呐的荣耀与自己的良苦用心,这是父亲的唢呐情与荣辱观。第三次是在天鸣父亲和大庄叔聊天时,准备放弃学艺的天鸣因父亲的厚望而重新振作,重回唢呐求艺之路,这是精神的传承,亦有浓深的父子情。第四次是在金庄村长儿子要求焦三爷吹《百鸟朝凤》,他坚决拒绝,表现出匠人的风骨与气节。第五次是在焦家班传声时。所谓传声,传的不光是《百鸟朝凤》的演奏技巧,更是一种荣耀,它是对一个唢呐艺人人品和艺品最好的肯定。从此,天鸣就成为了《百鸟朝凤》的唯一继承人。第六次也是最后一次出现,是在无双镇火庄窦村长逝世时,这时的游家班人马已不全,游天鸣生病、焦三爷吐血,这时吹奏《百鸟朝凤》更像是一曲告别:以《百鸟朝凤》为代表的所有传统文化在和我们告别,引起观众无限的感慨反思。影片的另一典型意象是秋千。秋千是一种象征符号,它既是娱乐工具、乡村艺术的象征,又是理想、梦的象征,也是命运不确定的象征。乡村年轻人渴望走出乡村。那些推秋千却没有荡秋千的人便成为心甘情愿成全理想者的牺牲者。霍建起执导的电影《暖》中,秋千作为一个静态的他者,见证着所有命运的沉浮,同时秋千本身所具有的摇摆不定的属性特征也象征着主人公命运的发展。哑巴不荡秋千是因为他没有进入理想平台,他在理想底线之下。井河、暖有理想,想离开。井河在秋千上看见了哑巴和农田,暖看见了天安门。秋千代表人的精神世界,也象征爱情。秋千断了,中介物象征性媒介断了,超越现实的中介也就断了。在电影《百鸟朝凤》中,天鸣的妹妹秀芝是第一个坐上秋千的人,后来,蓝玉和秀芝一起坐在秋千上。而天鸣一直在推秋千,他是三人当中唯一一个没有荡上秋千的人,因为他的根已经扎在了这片土地上,把心已经给了唢呐,不再企望外面世界的缤纷多彩。这也为后来秀芝和蓝玉在天鸣知情下私奔外出打工做了象征性铺垫。

(五)精神内核主旨:灵魂为王

艺术电影与商业电影的最大区别在于,艺术电影更加讲求打动人心。情感的真诚流露,精神的真挚传递,于细节之中窥看人情事理,于平凡之中凸显人文情怀,久久挥之不去,刻骨铭心,这就是艺术电影的力量。它以其诗化的民族文化风格、慢节奏的镜头叙事观照现实,搭建起沟通观众心灵的桥梁,平淡之中显深刻,温柔背后拥有力度。

参考文献:

[1]肖江虹.百鸟朝凤[J].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2009(4).

[2]邓榕.文化语境变迁下的乡土叙事———肖江虹小说论[J].当代文坛,2014(3).

[3]罗雪莹.热血汉子———我认识的吴天明[J].电影艺术,1986(3).

[4]胡静.民俗匠心的挽歌与传统文化的哀歌———论《百鸟朝凤》的电影改编[J].语文学刊(外语教育教学),2016(9).

[5]宋维才.在坚守与创造中寻求认同———从“《百鸟朝凤》事件”看艺术电影的发展[J].艺术评论,2016(7).

[6]舒炜.乡间早没人能吹百鸟朝凤了———对话作家肖江虹[J].廉政瞭望(上半月),2016(6).

[7]吕珍珍.悲剧精神的张扬———论电影《百鸟朝凤》对同名小说的改编[J].广东开放大学学报,2017(1).

作者:李琳 张萌喆 孙军梅 单位:河南农业职业学院

学术网收录7500余种,种类遍及
时政、文学、生活、娱乐、教育、学术等
诸多门类等进行了详细的介绍。

影视作品论文
@2008-2012 学术网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经营许可证
主机备案:200812150017
值班电话
0825-6697555
0825-6698000

夜间值班
400-888-7501

投诉中心
13378216660
咨询电话
唐老师:13982502101
涂老师:18782589406
文老师:15882538696
孙老师:15982560046
何老师:15828985996
江老师:15228695391
易老师:15228695316
其它老师...
咨询QQ
89937509
89937310
89903980
89937302
89937305
89937307
89937308
业务
综合介绍
在线投稿
支付方式
常见问题
会员评价
官网授权
经营许可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
人员招聘
联系我们